猎户星座》是一张西西弗斯般的专辑

2017-09-02 19:47

  ]迟来却并不是迟暮,甚至可以说《猎户星座》,依然还是一张有着少年心气的专辑。

  腾讯娱乐讯 (文/爱地人)这一等,就是十四年,歌迷都换了一拨,曾经听着《那些花儿》的花儿,都已经结出了属于自己的果。但很多人依然还在等、等待,等待朴树的新歌,毕竟这是年少时的一个梦,而在这个时代,曾经是梦、梦还未碎的音乐人,已经不多了。

  迟来却并不是迟暮,甚至可以说《猎户星座》,依然还是一张有着少年心气的专辑。当听者借着情怀来定义朴树的时候,朴树本人却并没有把自己烙印在固态的情怀上,活成标本、自成标签。《猎户星座》里的他,依然心绪翻滚、纠结不安、起伏跌宕、千军万马。

  虽然,朴树自己将《猎户星座》称为“一张无从下手的不如意的唱片”,但环顾周遭,这显然是一张让人感到如意的唱片。在朴树眼里,《猎户星座》的不完美,显然是由于的纠结,正是这种纠结,让这张专辑竟然用十四年的时间才完成,因为作品创作年限跨度的巨大,也使得创作者对越往前的作品越感到不如意。

  这在唱片工业里,就是所谓的整体感、统一性,即一张专辑是一个完整的作业,是一个阶段性整体的作业,而不仅仅是十首左右歌曲的集结。但事实并不是绝对的,至少在我听来,《猎户星座》就是一个整体,它用十首的歌曲,记录下朴树这十四年点滴的成长,没有浪费任何一个瞬间,不经意间就完成一种人生的完整。

  有人觉得国际化的EDM不接地气,有人觉得土法炼制的民谣不够洋气,恰恰好,朴树音乐的好,就在气又不乏地气。其实,无论是《我去2000年》还是《生如夏花》,又或者这张《猎户星座》,朴树之所以是朴树,除了被称为情怀的创作特点之外,其音乐的塑造,更是成功的关键。

  从本质上来讲,朴树是一个民谣中带点摇滚,风花雪月中踏出残阳如雪的歌手,但是他却从来没有被称为民谣歌手朴树,或者摇滚歌手朴树,甚至在朴树的名字前面,很少会出现细分曲风的定义命名,这恰恰就是音乐塑造上的张力,让朴树在不同元素的组合下,让民谣和摇滚的芯,激发出远远大于曲风定义的潜能,于是可以在一个更的空间闪转腾挪、天空海阔。

  这张《猎户星座》同样如此,布鲁斯摇滚、民谣、说唱、电子、英式摇滚,甚至还有俄罗斯韵味的民谣,一切信手拈来,一切又浑然天成。所以,我们在聊朴树的作品时,往往可以绕开曲风多牛掰的话题,而只聊音乐很牛掰,因为张亚东带队的编曲团队,确实也很牛掰,他们让音乐终于为了作品服务,而不是作品去蹭编曲的精华和热点。

  有些作品已经广为人知,比如《平凡之》、《Baby ,До свидания》、《好好地》、《在木星》等,但有些却一如当天。这里要再提一下《平凡之》,即使在单曲发行很久之后再听,这首歌曲的旋律都不烂俗,依然琅琅上口、依然悦耳动听。很多人认为人文音乐就是要人文,但音乐毕竟不是文学,旋律永远是检验音乐的唯一标准。玩概念的是小聪明,真正能把、感性的东西,写到能够传唱四方的程度,那才是大智慧和天赋,这是羡慕不来的东西,也真的是很难模仿的东西。

  和前两张专辑相比,毕竟隔着十几年的遥遥千山和万水,所以这次的朴树在创作上,也有一定的变化。这种变化体现在音乐气质上,就是更明朗和,虽然也有纠结,但最终却都向着破茧而出的方向。无论朴树本人是不是真的了,至少音乐带给更多的人,就是这种激昂向上、纵情燃烧的情绪。

  纵情燃烧,也确实是这张《猎户星座》独特的气质。当很多同时代的音乐人,已经放弃前行,或者只是追求空泛的诗和远方时,朴树却依然迎着风踏向不知吉凶的行程,所以他的作品才会如此的少年心气、壮怀激烈、两眼带刀、不肯求饶。通常来讲,一个创作者最高的境界,不是和缠斗,而是和世界搏斗。而在《猎户星座》里,就可以听到那个与石头博斗的西西弗斯,那个与海搏斗的老人。

  这次专辑中,其实还“混”进了一首老歌,那就是根据首张专辑的《New Boy》重新填词和编曲的《Forever Young》,更浓郁的House氛围,已经赶上了这个时代的节奏,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。最重要的是朴树又把New Boy从苹果iOS 7 升级到iOS 10,编曲是新的、热情却未变老,当我们所有的人都在老去、成熟、世故,朴树却在少年的世界里青春洋溢、不休,继续飞蛾扑火、继续奋不顾身。所谓的诗和远方,不经历永不止步的平凡之,又如何能够到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