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丝峡杯秦岭旅游文学大赛:红色茶坊(小说

2017-09-24 07:00

  岁,父母在一场瘟疫中都去了天堂,凭着家里的一点积蓄,哈红便在草链岭的边开了一家茶馆。那是,日本鬼子还像一只只恶臭的苍蝇,举着此道在草链岭到处抓。顺着草链岭深处的方向望去,我们可以看到两年茅草屋,那就是今天我们要讲述的哈红茶坊。

  骄阳当头,烈日灼身。上的行人稀稀拉拉,但是哈红茶坊里却不乏热闹,“老板娘,来一碗碧螺春。”“哦,这就过去!”老板娘哈红提着水壶来到一个头上裹着白头巾的老汉身旁,道上满满一碗,老汉端详了一下哈红,端着粗砂碗愣了半天,“怎么了,大哥?茶不好吗?”哈红惊奇地问。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你长得像我失散多年的表妹。”老汉说完便去抓哈红的手,没想到却被水壶烫了个水泡,逗得在场的茶客一团哄笑,哈红也羞得脸通红,捂着脸跑到内堂。老汉喝完茶,留下一个铜板,便匆匆忙忙地上了。

  晚上,吃了晚饭,哈红便招呼伙计哑巴打样关门,通过煤油灯的微弱光线,在白天老汉坐的板凳背面粘了一张纸条,哈红细心地展开纸条,写道:告诉杨树村村长,鲁成已。哈红赶快收起纸条,戴上斗笠,对哑巴说:“哑巴,我到山上有点事要办,记住无论谁敲门都不要开!”伴随着哑巴的关门声,哈红向杨树村奔去。

  快到村头时,哈红透过暗暗地光线看到山上有依托攒动的影子,立即把身子伏在小山丘上,“是村姑哈红吗?”对面问道,“这好像就是老村长的声音,”哈红挥挥手,在村长的下到了内堂,在橘红色的灯光下,红红的嘴唇有些发亮,眼中呈现着汪汪的水灵,更显的美丽质朴,那是中国女子的传统色彩,村长打量了一番,问道:“有事吗?”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哈红支支吾吾,村长喊了一声“你们都下去吧!”其他人都避开了,哈红看了看外边,便把纸条交给了村长,看过纸条,村长立刻召人把鲁成叫来,外面答道:“鲁成已骑着快马出了村头。”老村长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的茶杯上,“唉……”顿时茶杯粉碎,手上鲜血直流。

  天空映着月亮的诙谐,特别广阔,夜静得。突然,从远处传来几声犬吠,脚步声也越来越近了,哈红透过门缝看到一群鬼子押着一个刑犯,再走近点,可以看到那刑犯的脸,额头上伤痕累累,嘴角还有一条血迹,头发也乱的不成样子,哈红这才想起来,那正是前天在茶馆喝茶时留纸条的老汉,后面是鲁成,拿着一个锣,子以为很威武的样子,我看倒像是个卖艺的。

  第二天,一个茶客望着哈红问道:“老板娘,你听说了吗?那天在您这喝茶的老汉在杨树村村头呗了。”哈红先是一愣,然后又故意问道:“哪个老汉?到我这喝茶的这么多,我怎么会记得清呀?”“就是那天在你这,说你像他表妹的那个老汉,眉毛嘿嘿的,头上缠着一个白头巾。真不记得了?”茶客反问道。哈红摇了摇头,笑了笑。“这也难怪,你这来往的可以那么多。”茶客喝了一口茶,长叹道“唉……鲁成也够狠的,为了5000打样,那个老汉是,现在虽然是鬼子队队长,可那有什么用呢?你的可是中国人呀,真!”茶客低下了头,这时只听见门开了,进来几个,最后是鲁成,叼着烟斗,吞云吐雾了一段,拍了一下茶客的减半,“请你陪我走一趟吧?太君想找你问话。——带走。”就这样,茶客被带走后,再也没有回来。

  眼看着杨树村的地下党一一目标,在鲁成的之下,哈红心里充满了焦虑:是人民的就行,是赶走日本鬼子唯一的希望,多了一个鲁成这样的,鬼子真是如虎添翼,中国人枉死了多少人?杀鲁成,迫在眉睫。但自己是女流,没有枪,没有刀,手无缚鸡之力,这该如何是好?显然强攻促成,必须智取,然而,身边的人我能相信谁呢?万一再出现一个“鲁成”……这时的她再也不像孩时的天真、可爱,在煤油灯下,她皱着眉头,冥思苦想。

  深夜,哈红叫醒了伙计哑巴,从酒铺拉来了三大坛高粱酒。嗅着飘香的酒味,哑巴不禁拿起了调茶用的小勺,刚伸进坛口,呗哈红拽了过来“你小子还敢偷吃?”。哑巴指了指酒坛满脸疑惑。“先别问了,天明时你去找鲁成队长,就说我要请他过来。”哈红说。哑巴顿时气得嘟着嘴,拿个被子蒙着头睡觉去了。

  天亮了,粉红色的霞铺得满天都是,太阳从东方探出了头。哑巴不情愿地来到鬼子门口,看到巡逻回来的鲁成,便把纸条交给了他。鲁成看后,思前想后了一番,拿下了主意,晚上便瞒着鬼子,带了几个随身的来到哈红茶馆。

  “鲁大队长来啦?快请坐,快请坐。”哈红一边招呼他们坐下,一边让哑巴上茶,“哈红知道队长平时挺辛苦的,一直想请队长过来坐坐,今后小店的兴隆还要靠队长多多照应呀!”哈红说完便把一袋子碎银子装进鲁成的口袋,鲁成斜着眼睛看了哈红一眼,“没想到老板娘还挺会办事”鲁成正要拿起哈红的手,便被她一把推开,哈红害羞的掩齿一笑,回内堂去了,全场笑成一片。哈红故意支开哑巴,便把门从里面锁上了。这时的哑巴也觉得事情有点蹊跷,便一股劲跑到杨树村,找到了村长。这时,从远处传来了枪声,村长赶忙带领几个村民奔向哈红茶馆,茶馆早已被大火烧成了灰烬。哑巴看到此景,“扑通”一声跪在当地,热泪横流。

  此时,哈红茶馆便消失了,矗立在那里的只有一个墓碑,同样写道:哈红茶坊!